不再是兄弟蔚小理的暗讽与博弈

时间:2022-11-24       来源: TechWeb

李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男在最近的一次谈话中谈到了出海,同时影射了他的竞争对手mdashmdash我们不会先去欧洲然后再去想怎么像他们那样生活如果我们不知道如何赢,我们就不会出去

这些被他横扫的竞争对手自然包括2021年高调去欧洲的蔚来和Xpeng Motors。

这与他在2021年新款李ONE发布后接受采访时对出海的温和态度略有不同2021年5月透露了一点关于李的海外进展确实有海外市场布局计划,成立了负责海外市场的团队,研究海外市场渠道等问题

这些微妙的变化,恰恰是过去一年左右,蔚来,李,Xpeng汽车曾经叫小李或者造车三傻造车新势力关系变化的一个缩影,他们不再是他是我的兄弟,甚至可能不再是朋友。

不断的影射

三大造车新势力的关系从哪个时间点开始发生变化,我们很难知道,但李想和蔚来创始人李斌之间的暗讽肯定是最多的场景。

2021年12月,蔚来在苏州NIO Day发布了全新车型ET5,这也是蔚来继ET7之后的第二款车亮点在于配备了基于VR/AR技术的全景数字驾驶舱李斌当时没有具体说明,但他强调了其实汽车不需要那么大的屏幕

用多大屏卖点之一的李选对了座位没过多久,一向直言不讳的李湘在个人微博上回击:不要轻易定义自己连用都没用过的产品他还从远处劝李斌:在产品定义之前,请确定你有最基本的VR理论知识和足够的经验不要轻易用概念误导消费者

他在微博和各种公共场合都没有给媒体,用户和同行好脸色,却如此有针对性的反击哥,不是很多次。

或许可以这么说,两人的上一次创业经历原本就是对手mdashmdash而汽车之家易车,曾经是国内顶级的汽车信息聚合平台但那段历史由来已久

2014年,当决定做新能源汽车时,他和秦试图拉拢李想入伙但是被后者拒绝了,因为那个时候,李想也开始有了造车的想法合伙失败后,李想在的项目上投资一笔钱2017年12月,蔚来ES8首次亮相,李想也现身现场给李斌站台他们两个在舞台上交换商业观点

总的来说,李想看好蔚来产品+服务的模式2020年,李想在个人朋友圈以特斯拉和蔚来为榜样他认为特斯拉自建超级充电站和蔚来更换电站/充电站会促进销售

不过,蔚来的高管们并不看好李的产品技术同样是2020年,8月份一辆李ONE发生起火事故,当时蔚来副总裁沈飞表示坚决不看好增程技术他认为,增程车采用油电两套系统,会增加成本和复杂程度以及故障率沈飞的结论是,增程技术只是短期受益于充电基础设施不完善带来的阵痛,并不是长期的技术路线

或许从2022年开始,尤其是ET5发布后,李越来越想吐槽蔚来2022年6月,与不久前发布的蔚来ES7相比,理想L9的出现获得了巨大成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想谈谈造车的高端

根据我们的调研,20万元以上的市场,89%的用户买车都是作为家用车,所以我们一直强调的是家庭而不是高端如果只是强调高端,产品R&D团队只会刷存在感,很容易迷失目标我们强调家庭,就是为了彻底了解这个市场一直以来,造车新势力蔚来的标签都是高端所以很多人认为李湘的言论有影射蔚来的嫌疑

同样是在Ideal L9发布之后,广州Xpeng Motors董事长何在微博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其核心是哪个好的产品能够通过精准的定位在中长期获得优势或者壁垒。

一个叫的微博,Ideal _ ONE网友这样回答短期的准确定位是中长期获得优势或壁垒的必要条件,middotmiddotmiddotmiddotmiddot能够保持准确的定位,本身就是一种能力和壁垒然后李想转到这个评论,就在这个微博下在何发了一条评论,表情很慈爱

他肖鹏Rdquo或者是迫不得已6月,蔚来ES7和理想L9相继发布前者的定价区间为46.8万—52.6万元如果采用电池租赁方案,价格低至40万元以下后者被李湘视为体验堪比Cullinan,500万以内最好的家用旗舰SUV,售价45.98万元两款新车都应该在8月底前交付

就在何肖鹏提问一周后,Xpeng Motors也在社交媒体mdash上主动搅局G9在小鹏的进展,mdash这是Xpeng汽车旗下的第一款大型SUV原计划2022年6月发布,但一再推迟根据官方信息,小鹏G9预计8月开始预订,9月上市主张在何肖鹏,这是50万以内最好的SUV

可以肯定的是,蔚来,李和Xpeng Motors将首次在家用SUV的子类别中以相同的价格区间竞争早在2021年11月就被抛出的小鹏G9,上市时间晚于蔚来ES7和理想L9,在几乎相同的价格区间竞争这并不奇怪,他肖鹏将亲自结束,尴尬的前他是我的兄弟

Xpeng汽车和蔚来之间,难免慢慢有嫌隙2022年3月,Xpeng Motors前自动驾驶产品总监黄鑫加入蔚来他是小鹏·NGP和记忆停车场的关键人物Xpeng汽车公司对此相当不满当时他曾声称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这种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行为

当时他肖鹏遇到了很多麻烦2019年7月,Xpeng Motors发布的2020 G3,配置和续航较上一款有所提升,售价较低,引起了老车主的抗议这件事谈妥后,何主动约见李湘,传授经验最晚开始交付车辆的李决定跳过2019款,在延迟一个月后直接向首批车主交付2020款李ONE

如今,当各家都有400多亿,500多亿现金躺在账上的时候,苦日子也快过去了,彼此之间似乎少了些恩情。

其中一个细节是,魏莱被灰熊做空,而他和李想都对此保持沉默mdash后者曾谈及蔚来汽车自建充换电服务体系的销售推广转过身来,李随时想和准车主们来一场社会大辩论用铁不用铝也可以,也可以嘲讽奢侈品牌只有贴牌音响贵顺带一提,你夸李花很多钱在音响上,但还是标准的

从团结到游戏

在2021年之前,包括蔚来,Xpeng Motors和李在内的造车新势力基本处于发展的第一阶段在初始阶段,每个新生力量的主要目标是筹集生存资金,保证生产和交付

时隔七年多,作为新势力的头部企业,造车的三大新势力有着独特的优势mdashmdash蔚来是收入最高的三家企业之一,其换电服务体系独树一帜李断断续续实现盈利并保持最佳盈利水平,增程式技术被视为避免目前纯电动汽车续航里程焦虑的重要手段Xpeng Motors强调自研技术,NGP快速迭代,全栈自研帮助Xpeng Motors在中国与Tesla竞争

2021年可以被视为制造汽车的三种新力量发展的分水岭缺乏新车型的蔚来接连疲软,年交付量不仅被Xpeng Motors超越,还以极小的幅度领先于交付以来两年多时间里只有李ONE一款车型的李

和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在接受采访时都坦言,暂时不是造车新势力的对手,因为燃油车还是占了很大份额,新能源还没到零和博弈阶段,新能源车共同的对手是燃油车基于自身的高端品牌定位,蔚来几乎每一款新车标杆产品都属于BBA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何的认同,他曾表示,新能源汽车仍然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有足够的增长空间容纳更多的玩家。

可是,对未来的无限想象并不能缓解对当下的忧虑,这也是造车新势力需要面对的共同问题mdash如何面对Rdquo特斯拉,还有那些加速电气化转型的传统车企,何,李想都提到了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2025年是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又一个窗口期mdashmdash拿到票的留下,拿不到票的淘汰

所以,李要立为李,2025战略目标是获得20%的市场份额,而Xpeng Motors的目标是以50%的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获得10%的市场份额Ldquo在李斌,2025计划更大的mdashmdash在全球建设超过4000座电站,进入25个国家市场,2020—2025年实现总收入超过4200亿元

但是对于三大造车新势力来说,在解决了第一阶段的存续问题之后,如何解决好好生活是一个比较难的问题对外,传统车企正在加速电动化,智能化转型从2021年的销量来看,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至少是三大造车新势力的6倍,有望在2022年冲击百万辆大关广汽爱安,长城欧拉,五菱洪光等品牌的销量已经轻松超越

但从新造车企业的角度来看,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交付量是三大造车新势力总和的近两倍换句话说,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在快速增长,但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头部企业一直保持着强劲的销量和增速,而三大造车新势力在2021年刚刚逼近10万辆的年销量门槛,距离2022年的20万辆还有距离

这样,造车三大新势力2025战略可能最终会失败当蔚来,李和Xpeng Motors都将推出同一价格区间的旗舰产品时,它们在争夺同一用户时互相扔鞋已不再罕见